兴发平台游戏:马汉思想对美国新海军的催生,海权论鼻祖马汉

马汉的海权论,不仅适应了当时美国的战略需求,更为重要的是,马汉的思想为两大政党所接受,超越了长期制约海军发展的政党政治,发展强势海军已经成为美国决策层的战略共识。1898年的美西战争大力践行了海权论,进一步提高了其在海军和国家决策层的地位,促成了新海军的诞生。

  1805年12月2日,在捷克斯洛伐克一个名叫奥斯特里茨的地方,爆发了一场有16万军队参加的战略性会战。经过这一仗,拿破仑彻底粉碎了俄奥联军的进攻,法兰西帝国依然巍然屹立着。
  90年后,在美国罗德岛海军学院的讲台上,一个名叫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的海军战略讲师正侃侃而谈:
  “拿破仑战争证明,大规模会战是决定陆上战争胜负的最有效手段。那么海战呢?同样需要这种倾其军力的会战,惟有如此,才能夺取制海权!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出现一个‘海上的奥斯特里茨’!”
  马汉的声音不高,但却震动了世界。“海上的奥斯特里茨”成为穿着不同国家军服的海军元帅、海军上将们矢志不渝的追求目标。又过了21年,在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马汉的愿望终于变成了现实。不过,这壮观的会战不是发生在其理论的诞生地美国海域,而是在欧洲北海的一角,一个名声并不十分响亮的地点——日德兰。就是因为这场会战,使日德兰的名字永垂史册,也使马汉的理论开始广为人知。
  起源于海洋文明的西方国家很早就重视海洋的意义,2000多年前的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就说:“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几百年来,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乃至今天的美国在世界上的优势力量都是以海权为基础的。
  阿尔弗雷德·马汉(1840—1914)是美国历史学家、海军军官。他发现,人类在海上的机动性超过了陆地。他在研究了英帝国长期称霸世界的历史后,于1890年出版了《制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一书,提出了“海洋中心”说。马汉认为,商船队是海上军事力量的基础;海上力量决定国家力量,谁能有效控制海洋,谁就能成为世界强国;要控制海洋,就要有强大的海军和足够的海军基地,以确保对世界重要战略海道的控制;对美国来说,最重要的是夏威夷群岛和巴拿马地峡;海军威力=力量+位置,海军必须以“集中”为战略法则,同时要重视“海上交通线”、“中央位置”和“内线”;海军必须积极出击,不能消极防御。马汉的《制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一书在美国再版了30多次,并在全世界广泛流传。马汉也被后人公认为是海权论的鼻祖。他的突出贡献尤其在于对海权这一概念的创建和廓清,经受了时间的考验,体现了巨大的理论价值,对当时的世界和后世历史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马汉是一个顺应时代而起又推动了时代发展的伟人。
  马汉的有关海权的理论著作有20多部。马汉认为,不可能再有哪一个国家能像过去那样独霸海洋,美国应与有共同血缘关系的英国合作,确立同一种族对海洋的支配。马汉明确表示,他的海权论是要为美国的外交和军事战略提供理论基础,并公开称“强权即公理”。马汉曾任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海军顾问,他的理论成了美国海军发展和海上扩张的理论根据。189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海军法案》,美国开始大规模发展海军。19世纪最后10年,美国的海军实力由世界第12位跃升为第3位,仅次于英、法两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强的海权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美国完全控制了太平洋,把太平洋当作自己的“内湖”。冷战结束后,美国在海外仍有700多个军事基地,4个作战舰队,13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各型舰艇468艘。
  鉴于马汉对美国海军战略的重要影响,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说:马汉是“美国生活中最伟大、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直至今天,强大的海权仍是美国全球战略的基础,马汉的海权思想仍然深深影响着美国和世界许多政治家和军事家。20世纪90年代末,西方大国用于海军建设的开支占国防开支的比例很大,美国为30%,英国、日本23%,法国14%,意大利13%,德国12%。海军如此被重视,归根结底,不得不归功于马汉海权论的开山之功。

决策层对马汉海权理论的认同及实施

1.共和党政府迈出海军转型的第一步

马汉的海权论逐步渗透到美国决策层,推动美国海军建设的转型。当时的国内政治对于海军发展来说是非常有利的,1889年3月共和党人本杰明·哈里逊当选总统,他本人就是一个十足的大海军论者,海军部长是来自纽约的本杰明·F·特雷西,他能力突出,富于创见。而且,从1875年以来,共和党人在国会两院中第一次居于多数,政府和国会都为共和党人所控制,为美国海军迈出转型的第一步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和组织基础。

1889年11月,海军部长特雷西提交了第一个年度报告,体现出不断开拓的专业化海军思想,明显地突破了过去的战略,忠实地反映了马汉的主力舰理论。特雷西在报告中指出:“我们必须拥有装甲战列舰,有了战列舰,我们就可以解除敌人的封锁,击溃敌人的来袭舰队…”;我们必须拥有这样一支舰队,“战时,即便奉行防御战略,但也足以威胁敌人的海岸,从而将封锁我国海岸的敌人舰队支解开来,因为只有攻势行动,战列舰舰队的效能才能得到最大的发挥。”[1]特雷西部长建议在12到15年内,建立“两支由战列舰组成的舰队。”需要为太平洋的舰队建造8艘战列舰,为大西洋的舰队建造12艘战列舰。所有这些舰只“都应在武器、装甲、结构强度和速度这四项重要指标上优于其他同类舰只”。[2]斯蒂芬·卢斯海军少将大声疾呼:“战列舰是海军的基础。美国没有战列舰,因此就没有海军。”[3]

特雷西的年度报告发表后,任命了由6位海军军官组成的政策委员会,研究美国对海军的战略需求,并制订一份长远规划。1890年1月,该委员会提交的报告结论是美国需要200多艘战舰!委员会提议建造大量的适于远航的战舰,这些战舰必须装备“装甲和重型武器,”但燃料的装备受到制约。这些战舰“具备同一的航速和机动力,这样它们就可以作为一个分队或中队而协同行动…从而确保我们港口的开放并在海岸线1,000海里的范围内摧毁敌人的补给基地。”委员会倡议建立一支巡航半径达15,000海里的战列舰舰队。这样一支舰队能够“长期驻留海上,既能巡击敌人,也能将战火推向大西洋彼岸。”[4]

政策委员会的报告,虽然激发了比较强烈的争论,但众议院海军事务委员会还是批准签署了该规划的部分条款:即建立战列舰舰队,以取得西大西洋、加勒比海和东太平洋海区的制海权。尽管仍然有人还死死地抱住海岸防御的思想不放,但国会中的大多数议员没有理睬他们的抗议。1890年6月,《海军法案》在国会两院分别以131:105和33:18的投票数获得通过。批准建造3艘战列舰,为了安抚海岸防御的支持者,众议院海军事务委员会将它们定为“适于远航的沿海战列舰”,并限制其航程不得超过4,500英里。这样可以满足传统派的部分需求,因为他们可以把这3艘战列舰看成是新型的低舷铁甲舰,具有较强的反封锁能力。

1890年《海军法案》的通过,标志着美国海军战略转变的开始。因为战列舰确实标志着一个新的起点,一个力争夺取制海权这一新的海上战略的起点。标志着国会认同了对海军防御体制的革命性的背离。这一法案是朝着创立战斗舰队以夺取远海制海权的第一步,一旦开始,国会就再也不能逆转这个趋势了。

2.民主党继续推进海军的战略转型

1893年,民主党人格列弗·克里弗兰就任总统,在民主党的领导下,重建海军的进程非但没有被逆转,反而得到了大力的推进,所有这一切发展海军的主张都背离了民主党的传统。1894年11月,海军部长希拉里·A·赫伯特在马汉的第二本巨着《海权对法国革命和帝国的影响,1793-1812》的激励下,认同了海军防御的主力舰理论,他的说法较之共和党的前任,更为坚强。

赫伯特特别反对建造非装甲的巡洋舰,大力支持建造更多的战列舰。[5]赫伯特认为,海军不仅仅是战时保护本土的工具,也是和平时期促进国家海外利益和强制执行国家外交的力量手段。海军是商业扩张的先锋,是促进和保护美国在远东、南太平洋、中南美洲和其他遥远地区利益的依托。“我们的海军必须是高效的,为推行国家明智政策提供影响和力量。”[6]他大力主张,美国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海军,这支海军不仅能“保护我们漫长的海岸线,也能为海外的侨胞提供毋庸置疑的保护,为我们的外交提供必需的支援,并在各种环境下维护国家荣誉。”[7]赫伯特部长的言论明显宣扬强权政治,也是实践马汉理论的重要一步:海外殖民地是维持海军力量所必需的,而在遥远地域和海域,支持国家外交、捍卫国家尊严和商业又必需强大的海军力量。

这一时期,马汉的名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到1895年,马汉的名字和思想已经是闻名国内了,在国会内部的辩论中,也经常引用和广泛采用。在马汉思想的推动下,民主党政府和民主党占多数的参众两院,继续创立战列舰舰队的工作。1894年12月,克里弗兰总统签署了赫伯特部长提出的“再建造3艘战列舰”的提议,并在国会获得最终通过。

这些法案的通过,表明了国会对海军防御的主力舰理论的最终认可。国会对主力舰理论的认同,不但将国家立法与行政机构联合起来,也将国家立法与海军联合起来。而后两者都致力于推行夺取广大区域的绝对制海权,这些海区从美国沿岸海域大大向外推进。

在马汉集中兵力思想的影响下,特雷西海军部长不仅把战列舰引入海军,而且在1889年组编了“机动分舰队”,它完全是由新的军舰组成,这是集中使用战斗舰队的前身。到1898年,美国海军第一次把主力舰艇正式编成为大西洋分舰队和太平洋分舰队。

在马汉思想的影响下,共和党政府迈开了海军转型的第一步,初步实践了马汉的战列舰思想,续任民主党政府背离了自己反海军的传统,将马汉的这一思想进一步落到实处,可见,美国海军的发展问题已经超越了长期制约海军发展的政党政治,海军的发展已经为决策层所认同,海军的大发展也就随之而来了。

通过大海军建设的持续推进,到1898年美西战争爆发之前,美国海军在世界海军的地位上升到第五位,为美国对外扩张,发动大规模的侵略战争,作好了物质准备。

促成了向新海军的彻底转型

19世纪90年代,马汉日益成为美国帝国主义的喉舌和大脑,他提出的扩张理论具有极强的煽动力。1898年美西战争的爆发,在很大程度上受到马汉海权论的鼓动;同时,马汉还作为战争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参与了战争指导。美西战争完成了美国海军由内向型到外向型的彻底转变,美国海军一下子跃升为美国推行对外扩张政策的核心工具,大大提高了美国海军的战略地位。

从1890年开始,马汉就在报刊上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强调建立强大的海军和开辟沟通两洋海道的计划。他认为,加勒比海地区正处于太平洋、大西洋两洋的战略关键地位,美国要称霸世界,必须首先取得对加勒比海沿岸的制海权,然后把实力转移到太平洋上来。到1897年,他出版了专着《制海权、现在和将来对美国的利害关系》,再次鼓吹控制加勒比海的重要性,为美国发动美西战争制造了声势和舆论氛围。

马汉和另外两位海军上将一起组成了海军战争委员会,负责向海军部长提供战略战术上的建议。这是海军军人参与战略决策的重要体现,也是军人首次成为战略选择主体的表现。

马汉认为,美西战争将在两条战线进行。他一再提醒海军部长助理罗斯福关注这一战略问题,罗斯福接受了他的建议。在战争爆发之前,麦金莱总统亲自审查了罗斯福助理提交的海军备忘录,确定同西班牙的战争在两条战线展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