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搞持久战,中美新冷战为何突发

美国主导国际事务的能力相对下降,特朗普改变了行事风格,不像以前那样更多地利用国际机制,而是更加直接注重“结果”的谋取和现实的利益。这并不意味着以往美国对国际机制是“大公无私”,其实那也是实现美国利益的一种途径。

“反华”情绪涵盖诸多领域

在过去二十年,特别在911之后,美国把过多战略资源用于反恐战争,导致自身伤筋动骨。与此同时,中国与其他新兴经济体发展迅速,2008年金融危机成为一个转折点。此后,中国的亮丽“成绩单”引发了一些国家的“羡慕嫉妒恨”,中国成为一个新的聚焦点。这个问题在今后还会越来越突出。

  
再者,一些西方国家对“一带一路”有了新的冷战思维,认为这是中国国际扩张主义的体现。德国外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最近的言论可以视为西方国家态度的变化。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这位外长声称中国借“一带一路”打造有别于自由、民主与人权等西方价值观的制度,自由世界的秩序正在解体,西方国家应当提出对策。这位外长还警告欧洲被中国和俄罗斯分化的危险。欧洲国家包括德国早先对“一带一路”倡议持积极态度,但现在立场出现变化。这种变化并非仅限于德国,而是相当普遍。

尽管美国把竞争重点放在中俄两国,但在中俄之间,中国又是重中之重。美国对中国形成挑战的看法是全方位的,除了双边,还包括印太、欧洲、中东、南美等地区,而视角更触及各个领域,如政治、发展模式,十九大召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世界各国的吸引力增大等等。当然,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实力也让西方国家感到紧张。

  

天下不会大乱大方向没有变

  
这一波“中国威胁论”浪潮覆盖整个西方世界和它们的盟友,包括美国,欧洲的德国,亚太地区的澳大利亚、日本和印度等国。一些国家的政府官员公开出来“警告”中国,而另一些国家则政府在背后,民间人士在前,指责中国。各国政界和学界尽其所能,已经制造了一大堆的新名字,例如“锐实力”、“债权帝国主义”、“新帝国主义列强”、“修正主义者”等等。尽管西方在创造概念方面一直被视为严肃认真,但在攻击中国时,造词一点也不科学了。一些人试图用学术的态度和方法来分析这些概念,但白费心思,因为这些根本就不是像样的学术概念,在学术上不值得推敲。

另一方面,要认真落实十九大确定的各项任务,贯彻治国理政的14条方略和13项战略任务。包括经济结构调整,依法治国,深化国防与军队改革。

  
印度对“一带一路”始终抱非常负面的看法。因为“一带一路”覆盖很多印度的邻居国家,印度担心其会被中国“势力”所包围。这些年来,印度提出“东进战略”,积极投资建设连接邻国的道路和铁路。

面对新格局、新形势,中国的战略选择是什么呢?

  
在安全方面,台湾因素也在变得越来越重要。近来美国一直在提升和台湾的关系来制约中国大陆,台湾当局主动配合。在两岸情势紧张之际,台湾的强硬派走上台面,他们希望中美之间陷入一场“冷战”,相信“冷战”局面有利于维持台湾的现状,并企图在这个过程中寻找“独立”的机会。

来源:凤凰大参考

  
在安全方面,问题更多。中国经过这些年的努力稳定了南海局势,但美国正在推动南海问题重新“回归”安全议程。在核扩散问题上,因为朝鲜核问题,中国不仅面临巨大的国际压力(主要来自美国),而且的确也面临日益增长的核威胁。一旦被朝鲜成为核武国家,那么中国全部周边必将被核国家所包围。更复杂的是,美国、俄罗斯、日本、韩国等所有相关国家在朝鲜核问题上,和中国的利益不同,它们以各种形式拖延核危机,把压力转移给中国。

特朗普更加关注把美国自己的事情办好,让美国人得到“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利益。这就导致了对国际秩序、国际规则的一定冲击,让美国的盟友感到茫然。美国把中国当作竞争对手(美国从来没有把中方当成伙伴,特别是平起平坐的伙伴,包括在冷战时期,那只是对付前苏联的借用力量,当然我们也是借重美国的力量来降低前苏联对我们的军事威胁),但是竞争对手并不必然意味着成为对抗的敌手,竞争并不意味着必然要导致冲突,特别是军事冲突。但是不可否认,其中存在着很大的风险,处理不好会导致矛盾激化,发生冲突,甚至军事冲突,我们一定要做好软硬两方面的准备。

  
其他主要西方国家包括美国的盟友如澳大利亚和日本尽管对中国的贸易依存度非常高,它们从对华贸易过程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但这些国家的一些政治力量宣称要对中国采取强硬举措,并声称要作好准备为此付出“代价”。以日本为核心的新版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起死回生,同时这些国家向美国开放,随时欢迎美国的回归,而宣布退出TPP的特朗普近来在这方面也开始松口。

尽管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有时候会让我们措手不及,但是天不会塌下来,大的世界潮流和时代主题并没有改变。微观上看,就如拿着显微镜观察,天下乱象丛生;用望远镜来看,和平与发展却依然是时代主题。经济全球化、政治多极化、国际关系民主化,并没有改变。

  
这一战略大致会从两个方面进行,即军事战略和经济战略。军事战略方面实际上已经进行了很多年,只是早些时候没有这样的提法。在围绕核武器、南海问题、东盟等问题上,美日印澳都把中国视为威胁,并且逐渐找到了“共同安全利益”。这些国家之间的军事合作已经有多年,且渐趋成熟。2017年,四国重启“四方安全对话”(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简称QUAD),确保印度洋和太平洋的“自由开放”。“四方安全对话”被视为亚洲版“北约”的开端。

先看挑战。之所说压力会增大,原因有两个,一是由于中国自身发展强大,国际影响力增强,引起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以及周边国家的疑虑和警觉;第二,国际大环境发生变化,恐怖主义威胁相对下降,大国竞争因素在国际关系互动中的比重上升。

  
和从前几波“中国威胁论”浪潮不同的是,从前都是美国在挑头,鼓动其他国家加入。但这次是其他国家在挑头,鼓动美国来参与。实际的情况是,当美国挑头时,其他国家不见得一定要参加,因为其他国家觉得有美国在行动就足够了,它们自己不仅不用参加(至少不要那么起劲参加),而且可以和中国做生意。但这次,因为美国的特朗普要美国逐渐从国际事务中撤退,这些其他国家感觉到了要挑头对应付中国。如果这些国家成功游说美国加入,那么这一波“中国威胁论”浪潮要远超从前。

美国的“退群”,中国要不要“填补空白”,成为国际社会新的“旗手”?

  
第一,西方对中国发展过程中的政治制度抱冷战思维。近代以来,政治制度的不同往往是国家之间对抗和冲突的重要根源之一。在这方面,西方和中国的价值观全然不同。中国相信不同政治制度和谐共存,而西方往往把具有不同政治制度的国家视为竞争者甚至敌人。长期以来,西方相信随着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中国会演变成西方那样的自由民主制度。但当西方看到中国不仅没有走西方式“民主道路”,而且发展出了自己的政治模式的时候,西方就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威胁”。

在第三界太平洋证券“一带一路”内部论坛上,中美战略知名学者杨毅将军判断,中国今后面临的压力会更大,挑战也更加严峻;同时,美国战略收缩,也给中国让出了更大空间。这正如十九大报告中所说的“两个十分”:前景十分光明,挑战也十分严峻。

  
可以预见,无论是“印太战略”还是“四方安全对话”或者其他的组织,一旦针对中国的联盟或者网络形成,那么其功能会不断扩展,最终涉及网络安全、外太空安全、核安全等领域。“北约”的历史就说明了这一逻辑。

图片 1

  
第二,对中国经济制度的冷战思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制度渐趋成熟,形成了具有自己特色的“混合经济模式”。近年来,西方一直在炒作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概念。今天西方所认为的中国“国家资本主义”的内外部影响,主要包括如下几个层面:1.
国家资本主义导致中国内部市场的不开放,西方企业在中国失去了“竞争力”;2.
中国国有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政治原则高于经济原则,影响西方企业的竞争力;3.
国家资本主义是中国“外部扩张”的主要政治工具。正如前苏联经济模式是对西方自由资本主义模式的最大威胁,今天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已被认为是西方自由资本主义的最大经济威胁。

作者:杨毅中国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原所长,驻美使馆原武官,海军少将,中美战略着名学者。)
时间:2018年4月2日

进入 郑永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中美关系
  国际秩序
  经济全球化
 

驻美原武官:面对特朗普发飙 中国要做到两点

  
特朗普政府2017年12月、美国国防部2018年1月分别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与《国防战略报告》,都直接称中国和俄罗斯是美国的主要战略竞争对手,并声称美国将聚集资源应对中俄的挑战。非常有意思的是,白宫新闻发言人把美国的这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称之为美国“新时代的新国家安全战略”。这种称呼和中国领导人所提出“新时代”相呼应,其针对中国的目标昭然若揭。

在这种背景下,西方的防范甚至打压恐会增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并购,也可能会遇到更大阻力,其中有些是“非经济因素”,包括形形色色的政治干预,以各种借口,如“国家安全”等因素加以阻挠。因此,中国海外投资,包括“一带一路”的政治、经济成本有可能会提高,对此中方需要给予足够重视。

图片 2

互为竞争对手的中美格局,对中国的国家安全和发展意味着什么?

图片 3

中国一定要善于守拙,谦虚谨慎,一步一个脚印地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倡议,都要注重实效、不图虚名,特别不要为了“一带一路”而“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是手段与途径,而不是目的,更不是旗帜。推进“一带一路”是为了促进区域经济合作与拓展经济发展,不建议将所有东西都放在这个篮子里,要顺其自然,讲求实际效益,防止“假大空”、“面子工程”。对外投资,更不要冲动,认真汲取日本的经验教训,防止海-航等对外并购的教训。

  
新一波“中国威胁”声音到处可见。不同的反华力量正在聚集在一起,构成对中国越来越大的压力。在国际政治和外交关系上,A国对B国的外交政策是基于A国对B国的基本判断之上的,即是“朋友”,还是“敌人”?一旦A国判断B国为“敌人”,那么A国就会动用所有的力量来对付B国。二战结束之后,美苏之所以形成冷战局面,就是因为美国所做的这样一个判断,而两大阵营之间全方位的竞争也从此开始了,直到苏联的解体。今天,中美两国之间也正面临着这样一种情形。

具体而言,中方应把握住以下几点:
一,中美两国力量此消彼长趋势的竞争不会停止,“发展是硬道理”,搞好自己的内部建设,“以时间换空间”;二,战略目标要坚持,无论多么大压力与阻力都毫不动摇;三,战略战术要适时调整、灵活机动,特别是针对美国的软肋“扎针灸”;四,手段要多元化,搞好战略资源的综合运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国际舞台、官方、民众、全球治理);五,要坚持“持久战”,脚踏实地“切香肠”式地谋求中美力量的相对战略平衡。★

  
今天,西方基本的判断是中国的“威权主义”趋于永久化。对西方来说,更为严峻的是,中国的“威权主义”政治体制已经对非西方国家产生很大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会仿照中国的体制。在西方看来,这是对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最大挑战和最大“威胁”。

面对特朗普的“发飙”,中国要做到两点:一不要怕,二不要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沉着应对、进退有方。当前重点是搞好中美关系互动的风险防控。

   甚至在文化和人文交流方面,一场无硝烟的战争也已开始。

美国和西方国家主导国际事务的能力,总体上来讲大不如从前,而且各种矛盾错综复杂,政治、经济两大领域的“二元结构”现象使得大战略力量在重大国际政治、经济等议题方面组合阵营不同。中国战略迂回空间还在扩大。

进入专题: 中美贸易战
  中美关系
  国际秩序
  经济全球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