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依然落选,19年副总理

毛主席去世时,深受毛主席喜欢的这两个人哭的最为伤心,一个是上将许世友,另一个则是笔者今天要说的谭震林,毛主席和谭震林的感情很深。

现在沸沸扬扬流传的有关55年授衔内幕很多,既然是授衔就有争的和让的,争的肯定比让的多的多但从目前曝光的情况来看,似乎青一色都是谦虚礼让的典型,当然其中不乏有实事求是的,比如孙毅徐立清是主动写过信让过上将的,许光达也是固辞过大将的。

1926年10月,24岁的谭震林加入了我党,并且在第二年的时候,当选为攸县工会的宣传干事,后来成为宣传委员,1927年的11月27日,毛主席带着红军在茶陵县建立起了工农兵政权。

可惜有些就不甚可靠,比如曾广泛流传的粟裕让帅的故事,就是出自李银桥卫士回忆,而最初的元帅11
人名单里并没有粟裕,因此不知道粟裕的这个让帅是以退为进还是子虚乌有了。

图片 1

图片 2

后来谭震林被选为县里的主席,不久之后湘军进攻茶陵县,谭震林寡不敌众带着部分队伍撤出了县城,而当时一起的赤卫队团长打死投敌,恰好此时毛主席率军赶到。

谦让的本来就是凤毛鳞角,至于说到争衔的那可就海了去了,就连元帅里贺龙对自己排在林彪下还不大服气呢。在元帅决定后这些位的部下自然是要找上门来争一争了,现在的反面典型揭出来的也就是王近山,王必成,聂贺亭等区区几个中将,实际上就连当时正在青岛疗养从不过问这方面是非的林彪这回也在别人请托下出了手。可见争衔之激烈了。

毛主席先是处置了准备投敌的人,后来还给谭震林的两百多人做了一次演讲,最终使得大家全部选择加入红军,壮大了革命队伍,此时谭震林第一次见到,从此结下深厚的情谊。谭震林跟着毛主席上了井冈山,在井冈山上谭震林主要从事土改工作,还救过毛主席的命,那是在1929年2月,红四军向赣南和闽西进发的途中。

当然能请的动林彪这位尊神的除了毛主席外就得数刘亚楼了。刘亚楼和林彪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了,就提几件事,红军时期林彪当军团长时,大会小会,身边常有俩保彪,左面刘亚楼,右面杨成武。林彪话音一落,带头喊号子的就是这两位。

当时部队里有毛主席、朱德、陈毅等领导人,由于是过年时间,大家的戒备心不高,后来突然一阵枪响,其他人以为是放鞭炮,但谭震林发现是敌人包围了上来。

抗日时期斯大林三个半师换林彪的神画就是从刘亚楼这儿传出来的,解放战争时期,林彪说刘亚楼一人顶三参谋长。林彪打叶群时,也就刘亚楼敢劝。65年刘亚楼去世前林彪还打破不探望病人的惯例去看望了刘,并留下些京剧唱片,等刘死后也是林彪亲自主持了葬礼。

之后警卫班与敌人交起火来,毛主席和朱老总等人则顺利转移,如果不是谭震林及时发现敌人,恐怕一切就很难说了,毛主席说如果没有谭震林,红军就要遭难了。

55年授衔最先搞定的是元帅,1954年9月28日,也就是授衔前,新的中共中央军委产生,由毛泽东、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邓小平、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12人组成。

1930年6月,红四军成立了第4纵队,谭震林担任政委,在红军时期谭震林就是纵队政委这个级别,可见其资历和功劳,如果授衔,他起码是个大将。

元帅大将军衔是由中央军委决定的,这几位自然当仁不让,除了小平同志兵转民,来个中共中央秘书长,其它的一人一个元帅哥俩好谁也不用争了,录取率100%。虽然排名时费了点劲,总还不至于抓破脸皮,可等到授大将时就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多了。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被授衔,主要还是因为他在1954年时,就不在军队中担任工作,于是他和邓子恢、张鼎丞等,本该授大将军衔,却没有授衔,成为一生的遗憾。

现在有一种说法,当大将你得有点资历,至少在红军时期是个主力师的师长,可算来算去够的上的远远超过10个人,这下就只好论资排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论资排辈也得按山头划,几大野战军都要有代表人物,还不能是主席不得意的,林彪的这封信也就应运而生了。

1956年,谭震林当选为政治局的委员,担任国务院副总理一职,直到1975年当选为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一共担任了19年的副总理。

林彪的这封信是写给主席的,大意是建议在授大将军衔时考虑井岗山对中国革命的重大意义,其实质就是增加些井岗山上下来的在大将中的人口。当然没好意思直说是要给刘亚楼授大将。而从授衔的结果看,和井岗山拉的上边的大将有六七人之多,可惜刘亚楼最终还是未能入选。

在谭震林当副委员长的第二年,毛主席去世了,得知这个消息后,74岁的谭震林哭的像个孩子,嚎啕不止。1977年,谭震林又上了一次井冈山,缅怀和纪念毛主席。

有熟悉军史的朋友参见上将排名可以发现刘亚楼在上将中的排名也不十分靠前,萧克,王震都在刘亚楼的前面,由此可能推出刘亚楼当大将本来就无望,但实际上把大将中的一些位如罗瑞卿,许光达,黄克诚,论资历,战功,下放到上将中也排不到前几名去,因此谁当大将,谁不当大将还是很有些复杂性的。

最为值得一提的是,谭震林当了19年的副总理,到晚年官至副国级,他却从未谋私,他有6个孩子,没有一个是当官的,也没有一个是商人,都成为了普通是上班族。

我之所以说刘亚楼当大将还是有希望的是基于授衔后中央军委的变化。1956年11月,中央军委决定增补黄克诚(国防部副部长兼中央军委秘书长)、粟裕、陈赓、谭政(国防部副部长兼总政治部副主任,12月任总政治部主任)、肖劲光(国防部副部长兼海军司令员)、王树声(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军械部部长)、许光达7位大将和肖华(总政治部副主任兼总干部部副部长)、刘亚楼、洪学智3位上将为中央军委委员。

到了他的孙子这一辈,几乎都是默默无闻了,这就是跟随毛主席的老革命。1983年9月30日,谭震林在北京病逝,享年81岁。XLW

由此可见,前一任的军委委员全是元帅,这次增补十位基本是按大将衔的,三位没能入选的大将多是因平衡派系和照顾老弱病残给照顾进去的,单以刘亚楼的,解放时四野参谋长,和解放后空军司令员的职务授大将还是有希望的,虽然比较起来刘的资历可能差些,但比起许光达的突击提拔还是好些的。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在福州养病的罗瑞卿大将不顾一切赶回了北京。在向毛泽东遗体告别时,腿残的他坚持不让儿子搀着他,用刚刚能站立的双腿走到毛泽东身边,久久地端详着,泣不成声。

大将中论战功头一号粟裕肯定是当然人选,论党龄要算陈庚最长而他本人又是北伐名将,黄克诚是当时的军委秘书长井岗红旗下的蛋,张云逸当过新四军的参谋长而当时粟裕不过是个支队长,王树声当过四方面军的副总指挥,许光达是洪湖苏区的代表,又是装甲兵司令,徐海东算是鄂豫皖苏区的代表,萧劲光是海军司令员也是井岗山上下来的,谭政是党在军队的政工方面的旗帜,主席坚持在大将里要保的,最后罗瑞卿这个大内保镖是主席钦点的公安部长,虽然听说当时评议时阻力不小可在主席力保下还是通过了。这样看来十位大将是一个都不能少。

罗瑞卿最后一次见毛泽东,是在12年前。他哭着说:“没想到,那一次相见竟成永诀。”十分伤心。

从结果上看,许光达,萧劲光这俩兵种司令可都是大将。如果主席不坚持在大将中设政工干部的化,或者不提名罗瑞卿入选的化,以刘亚楼当时的职务还是有一定希望的。那么究竟是谁最有可能挤掉了刘亚楼这个空军司令的大将呢,刨除山头因素,还是让我们在井岗山头内的两个大将来比较下。

图片 3

虽然刘亚楼的是1929年才入的党,但和罗瑞卿的1928年也相差不远。解放战争时罗瑞卿的晋察冀政委和刘亚楼的四野参谋长比也没啥优势,解放后一个公安部长,一个空军司令,可以说平起平坐,但单以军队内部来论可能还是空军这个兵种司令更有说服力。

9月18日,百万人在天安门广场为毛泽东举行追悼大会。可是,没有人通知作为中央军委顾问的罗瑞卿参加,别的几个顾问也没得到通知。罗瑞卿曾经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多年,对毛泽东的感情极深。他坚决要求参加天安门广场的追悼大会。最后,有关方面只好同意了,但给罗瑞卿、谭政和陈再道三个军委顾问只派了一台车。

其实刘亚楼在红军时期也是师级干部,可惜的是抗日战争期间有些空白,但必竟在东野时刘亚楼的参谋长要高于谭政的政治部主人,“林罗刘谭”解放战争中刘亚楼压了谭政几年,战争时期重武轻文,和平时期重文轻武,政治挂帅,刘亚楼最后授衔时还是被谭政压过了一颗星。

罗瑞卿腿残,要坐轮椅,还有推轮椅的,一个人就要一辆车。三个人一辆车完全坐不下。陈再道上将立即发火了:“我们三个人,怎么去?”

最后就得看看领袖好恶了,谭政,罗瑞卿和主席的关系远比刘亚楼和主席的关系深,当然如果换林彪当军委主席那刘亚楼的大将估计是跑不掉的了。大将里面其实真正鹤立鸡群的就是个粟裕,别人少了谁放上将堆里也高不出一头来。

谭政大将为难地说:“没有车,我……就不去了。”

说来能评上大将一是和当时职务有关,二是照顾下山头资历,最后主席怎么划圈拍板,心中所向只怕也是一个看不见的因素。不然以萧克当年红军军团长之尊,曾和贺龙平起平坐过,当个上将还是有点委曲了。XLW

罗瑞卿马上说:“不去怎么行?没有车,我爬也爬到天安门去。”

萧克前辈在组织中,是一位才能优异的人。在我党中的许多将领中,他的知识在其中算是丰富的。因为他年轻时曾经在师范就学,凭着自己的努力,考入了黄埔。在学校中他学习军事上的理论,这个过程中他产生了救国的思想,就在毕业后加入了北伐军。

经过联系,他们终于又被增派了一台车。

几年以后,大革命没有成功。当时我党是一个新的政党,组织的理念给了萧克希望,他坚信我党会取得胜利,就加入了组织。在党的安排下,他刚加入组织的那年,就被派到南昌,领导乡亲们进行了起义。

罗瑞卿是由儿子罗宇陪着去的。下车后,他坐在轮椅上,穿过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门口,碰见谢觉哉的夫人王定国。他们都是四川老乡。王定国看见他残着腿站在烈日暴晒的地方,便劝他说:“你找个荫凉处吧。”

这项运动失败以后,他就回到了故乡,号召有志的人士建立了武装。此后我党的许多运动,都有他的参与。后来红军建立起来,他的功劳让他胜任了团长。

罗瑞卿气愤地说:“人家不要我参加,我对他们讲,爬也要爬到天安门去参加追悼会。我是斗争来的呀!”

在日本入侵的时候,为了更好的统筹指挥,红军的几个分支就整合在了一起。八路军三个师部的师长和副师长分别是115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120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萧克、129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

下午三时整,毛泽东的追悼会开始了。罗瑞卿和所有的人一样,站了起来。不过,他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他拄着双拐,只是用一条腿肃立。

在这几位的战场指挥下,加之组织的领导,我军在许多的大战役中取得胜利。在一九五五年,我军中的将领都被授衔,但是与他同级的几位师长里,只有他就连大将都不是,仅仅得了个上将,其余的人全部是元帅。

在追悼会上,罗瑞卿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强忍着悲伤不停地流泪,终于深藏的感情像决堤的洪水一泻而下,他控制不住地像孩子一样失声痛哭。由于太伤心,导致冠心病复发,他昏倒在地。

其实看他的在我军的资历,完全可以胜任更高的衔位。但是萧克说,在战斗中有无数的人都没了命,他还活着,这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他的衔位高低都不在乎。

最后,罗瑞卿又住进了解放军总医院。

也许是这样的乐观精神,让他的生活自在,不用为名利所困扰。心态放松的他,也影响了自己的健康,最终他于2008年离世,寿命超过了一百岁。

粉碎“四人帮”后,罗瑞卿担任了军委秘书长,在百忙之中,他还兼任了毛泽东纪念堂管理委员会主任。

众所周知,陈赓大将爱跟人开玩笑。1955年评军衔的时候,据说授大将的最低要求是在红军时期当过师长。因为陈赓在那段时期大部分时间在白区工作,在军队任职时间短,档案中一时没有找到他任主力师师长的经历。

现在沸沸扬扬流传的有关55年授衔内幕很多,既然是授衔就有争的和让的,争的肯定比让的多的多但从目前曝光的情况来看,似乎青一色都是谦虚礼让的典型,当然其中不乏有实事求是的,比如孙毅徐立清是主动写过信让过上将的,许光达也是固辞过大将的。

于是,陈赓在授衔前,就找到李聚奎说:“老乡啊!别人都说你是老实人,过几天我给徐立清说,我当过师长,我是接替你的。你就这么说。”
李聚奎笑而不答。过了几天,徐立清找到李聚奎,问起此事,李聚奎没二话:“陈赓是接替我的师长。”
后来,陈赓果然被授予大将衔。

可惜有些就不甚可靠,比如曾广泛流传的粟裕让帅的故事,就是出自李银桥卫士回忆,而最初的元帅11
人名单里并没有粟裕,因此不知道粟裕的这个让帅是以退为进还是子虚乌有了。

授衔时,毛泽东见到了陈赓,就跟陈赓开玩笑说:“怎么样,跟我干比跟蒋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蒋介石给不了你大将军!”

图片 4

陈赓却不“买”毛泽东的账,啪的一个立正,敬礼后笑着说:“我的大将军可不是你给的,是李聚奎给的。”

谦让的本来就是凤毛鳞角,至于说到争衔的那可就海了去了,就连元帅里贺龙对自己排在林彪下还不大服气呢。在元帅决定后这些位的部下自然是要找上门来争一争了,现在的反面典型揭出来的也就是王近山,王必成,聂贺亭等区区几个中将,实际上就连当时正在青岛疗养从不过问这方面是非的林彪这回也在别人请托下出了手。可见争衔之激烈了。

“哦,此话怎讲?”毛泽东有点惊愕了。

当然能请的动林彪这位尊神的除了毛主席外就得数刘亚楼了。刘亚楼和林彪的关系其实不用多说了,就提几件事,红军时期林彪当军团长时,大会小会,身边常有俩保彪,左面刘亚楼,右面杨成武。林彪话音一落,带头喊号子的就是这两位。

“主席你先忙,等有机会向你慢慢汇报。”陈赓连忙打马虎眼。

抗日时期斯大林三个半师换林彪的神画就是从刘亚楼这儿传出来的,解放战争时期,林彪说刘亚楼一人顶三参谋长。林彪打叶群时,也就刘亚楼敢劝。65年刘亚楼去世前林彪还打破不探望病人的惯例去看望了刘,并留下些京剧唱片,等刘死后也是林彪亲自主持了葬礼。

其实这是个玩笑话,在授衔前,组织上已经查明陈赓在红军时期是当过师长,是红四方面军红十二师师长。但是这个故事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陈赓的好人缘和李聚奎的厚道。

55年授衔最先搞定的是元帅,1954年9月28日,也就是授衔前,新的中共中央军委产生,由毛泽东、朱德、彭德怀、林彪、刘伯承、贺龙、陈毅、邓小平、罗荣桓、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12人组成。

陈赓被授予大将军衔后,喜开玩笑的陈赓说:“我虽然是个大将军衔,但是当年却是当元帅般神气,统帅过2位上将和一位大将。”

元帅大将军衔是由中央军委决定的,这几位自然当仁不让,除了小平同志兵转民,来个中共中央秘书长,其它的一人一个元帅哥俩好谁也不用争了,录取率100%。虽然排名时费了点劲,总还不至于抓破脸皮,可等到授大将时就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多了。

偏偏有人不服气:“你什么时候有过这般的荣耀?吹牛又不犯法!”

现在有一种说法,当大将你得有点资历,至少在红军时期是个主力师的师长,可算来算去够的上的远远超过10个人,这下就只好论资排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论资排辈也得按山头划,几大野战军都要有代表人物,还不能是主席不得意的,林彪的这封信也就应运而生了。

“你去查查军史,我当红12师师长时手下是不是有个团长叫徐海东?还有一个团长叫许世友,一个班长叫陈锡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