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猿之战,战争是人类历史

战争常常包涵着人类不同意识形态和生存方式之间的较量,每一次大的战争都带给我们对人类终极问题的哲学思考

当一群猩猩拥有和人类同样的语言、思考和行动能力的时候,就是和人类同等智慧的生物了,此时人类再以强者自居已经不可能,表面的狂妄自信无法掩盖遭受威胁的警惕,然而人猿长久以来的怨恨隔阂注定着两个种群不可能一步跨越鸿沟达成和解,于是彼此之间发生一系列严峻的对峙,善意的试探,信任的考验等等,为各自的生存和尊严不断在战争与和平之间煎熬。
两个种群的首领都清楚和平才是长治久安之计,在很长时期保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直到受资源紧缺所迫,人类闯入了猩猩的领地,双方再度绷紧神经。求和平生存的初衷被误解为攻击侵略,惟有通过沟通获得对方信任,才有助于问题解决、不致于激化矛盾。于是男主和凯撒开展了一场关切种群命运的艰难对话。
凯撒是个有远见、有魄力、极富包容心的伟大领袖,因此在高层对话上达成一致本来并非困难,难就难在,如何平息群内由来已久的种群仇恨情绪,迈出信任的关键性一步,凯撒以他的担当和威望压抑反对的声音,小心翼翼地为种群和平发展创造可能……但是这一路并不如意,后来出现别有用心者借机煽动民粹主义谋求篡位,致使两群裂痕再度加深,和解的曙光渐行渐远,片末男主问,“不会有战争了吧?”,凯撒说,“战争已经开始了。”
这部片有些影射美西方文明与伊斯兰、阿拉伯文明之间的冲突,长期缺乏沟通、理解以及包容,信任基础薄弱,积累的仇恨主导着越来越极端的暴力,多少有识之士为和平不懈努力,仍难以改变矛盾冲突不断的现实。因为理想总是美好的,集体的,未来式的,苦难却是深重的,个人的,历史的,装着千千万万人心的伟人心胸宽广,为了民族的前程,选择超脱苦难,隐忍往前;凡人却习惯蹲在时代的关头舔伤口,背负仇恨的包袱背向未来。文明的不可调和,归根是人性的局限。

战争是人类历史“客厅里的大象”

——世界军史纵横谈之一

■郑蜀炎

摭拾一句西方俗语,不论你喜不喜欢,也不必在意史学家们关于战争的发端是规律性还是概率性的争辩,战争始终是人类历史“客厅里的大象”——想想看,一旦家里客厅闯入一头大象,你能视而不见吗?

根据收藏了超过10亿词条的牛津英语词库统计,在当今人类最常用的100个词的历次统计中,排名第一的始终是“时间”。“战争”虽然稍有后移,可依然排在40多位。而来自考古学、人类学、文化学和统计学的证据都表明,这一排名还算靠谱。

有一个我们现在常见的词,是由美国著名诗人惠特曼创造出来的——“史迹”。诗人写的是诗,而历史却在用血与火刻画出一条不可磨灭的战争痕迹。无论是在史学、文学还是宗教经典作品中,无不清晰地延伸着这一“史迹”。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孕育了古希腊史学的《荷马史诗》充满了血腥的细节与情节,为什么在《圣经》中据说很仁慈的上帝动辄就要下狠手消灭一个城市(包括全城老幼),为什么读千年《史记》总是以“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惨烈战事描述最为精彩……

相关文章